看他拿的都是咸口的吃的,寒禅随口说了一句,“你爱吃咸味的啊。” 说完便避开咸味的吃食,拿一些甜味的吃。

廉衡看在眼里,嗯了一声。

寒禅吃的少,几口就吃饱了,看他才刚开始吃。吃完在一旁干坐着不免尴尬,于是告诉廉衡一声,自己换个衣服画个妆,一会去看房子,叫他安心的坐着吃。

她只要出门,习惯性的画个妆,遮住黑眼圈,细细的描画眉眼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又标致。她化妆的时候,发自真心的感到快乐,投入的很,以至于并没有意识到廉衡靠在门边看了半天。

他第一次看见女人从素颜到化妆的过程,啧啧称奇。

“虽然你不化妆的时候也不丑,但是你打扮打扮以后确实好看不少。”他拿着豆浆,嘴里叼着吸管,看着阳光下寒禅的侧脸。

睫毛纤长分明,脸在阳光下像水蜜桃一样呈现出粉红和毛茸茸的可爱质感。眼尾妩媚上扬,眸子黑黝黝亮晶晶,嘴唇如同玻璃质感的透亮。他并不知道着些都是粉底液,腮红,睫毛膏。美瞳……的作用,他只知道,好看。

“弟弟,不要相信女孩子。”寒禅转过身看他,很俏皮的给了他一个wink。

廉衡有些脸红,脉搏有一瞬间加快,马上回到餐桌旁假装继续找东西吃。

画好妆,换了件修身的碎花短裙。夏天到了,趁着年轻,把该漏的地方都漏一漏吧。打扮完,走到客厅,看见廉衡刚好吃完在玩手机。两个人相视一笑,都迅速的低下头,刚刚熟悉起来的关系,一时之间又有几分尴尬。

“你吃饱了吗?”,寒禅走到桌旁,收拾残局,把剩的盒子叠在一起放在一个袋子里。

“嗯嗯,我吃的挺好”,廉衡也不好意思干坐着,也想着起身搭把手。

“这个饼是没动的,我放到冰箱里热着吃吧,别浪费了“,廉衡本来想把剩的所有的都丢掉,被寒禅抢回来一盒饼。

寒禅动作很快,收拾垃圾,擦桌子,把能吃的放回冰箱。还没等廉衡有所动作,她就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两人人一起下楼,她顺手把厨房和卫生间的垃圾一起拿到楼下丢掉。

“虽然已经说了很多次了,但是还是得再说一次,谢谢你过来帮忙,我真的非常感激。我朋友很少,如果你不过来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”,寒禅看着他,表情真诚。

“没事,举手之劳,就算咱们不认识,碰上这样的事也应该帮忙的,你不用那么介怀。你一会干什么去?”,廉衡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眼神挪开,一边摸着脖子一边说。

“我去中介看房子,这个地方不能住了,我得抓紧搬走。”

“你真不考虑考虑我那?又便宜又方便,你可以随时入住。”

“不了还是,实在不想跟朋友扯上利益关系,到最后可能连朋友做不成。”

说完以后,两个人都陷入沉默,在楼下互相躲闪着眼神局促地站着。

“那我送你去吧,我开车来的,你得跑好几个地方呢,有车方便,人情可以算在一起,你晚上请我吃顿好的。”不知道怎么,廉衡就是不太想走,想跟她再多待一会。有些人你也谈不上喜欢,但是就是莫名吸引,跟她待在一起感觉很舒服,不自觉地想跟她呆在一起。

“嗯,那好吧。”,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寒禅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得再回绝他,只好在心里盘算着,晚上得请他吃一顿多贵得饭才算还上人情。

根据寒禅找的地址,两人一天看了五套房子,前几套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达成协议,一直到最后一套,才签了合同。押一付三,口袋里的钱马上见底,还好马上快要发工资了。

签合同的时候,中介看着他们两个,以为是情侣,就随口问了一句,“你们两个再出点钱其实可以租一个独立的小户型的其实,两个人住这个房间还是跟别人合租,应该没有那么方便吧。”

“只有我自己住”,寒禅看着合同,抬头笑了一下。

“嗯,我是她哥。”他还是不太能接受情侣身份,虽然时过境迁他也在试着慢慢走出来,但是他还无法接受他的情侣不是她了。每提到情侣相关的话题,他第一个想起的,还是她。

新房子随时可以入住,寒禅请了两天的假,一天找房,一天搬家。她决定今晚去找个酒店先住一下,明天一早找搬家公司把家搬了。还好她原先的房子,是按月交租,退房只有个押金问题。

签完合同以后,本来寒禅打算拿剩下的钱请廉衡吃饭的。廉衡却说自己有点急事先走了,饭就改日再吃吧。寒禅见他行色匆匆的,也只好表示遗憾,说下次再补偿。其实廉衡并没有什么事,只是料想她手里应该余额不多了,不想让她再破费了,所以就找了个理由离开。

随便找了个酒店住下,用事先带上的东西简单的洗漱上床。收到廉衡的短信,“怎么样,安全吗?”

“一切都好”

没有再收到回信,各自安眠。

原文始发于:十六 找房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